啟發(fā)幼兒思想的安徒生童話(huà):皇帝的新裝

啟發(fā)幼兒思想的安徒生童話(huà):皇帝的新裝

啟發(fā)幼兒思想的安徒生童話(huà):皇帝的新裝

啟發(fā)幼兒思想的安徒生童話(huà):皇帝的新裝
 
  許多年以前有一位皇帝,他非常喜歡穿好看的新衣服。他為了要穿得漂亮,把所有的錢(qián)都花到衣服上去了,他一點(diǎn)也不關(guān)心他的軍隊,也不喜歡去看戲。除非是為了炫耀一下新衣服,他也不喜歡乘著(zhù)馬車(chē)逛公園。他每天每個(gè)鐘頭要換一套新衣服。人們提到皇帝時(shí)總是說(shuō):“皇上在會(huì )議室里?!钡侨藗円惶岬剿麜r(shí),總是說(shuō):“皇上在更衣室里?!?
  在他住的那個(gè)大城市里,生活很輕松,很愉快。每天有許多外國人到來(lái)。有一天來(lái)了兩個(gè)騙子。他們說(shuō)他們是織工。他們說(shuō),他們能織出誰(shuí)也想象不到的最美麗的布。這種布的色彩和圖案不僅是非常好看,而且用它縫出來(lái)的衣服還有一種奇異的作用,那就是凡是不稱(chēng)職的人或者愚蠢的人,都看不見(jiàn)這衣服。
  “那正是我最喜歡的衣服!”皇帝心里想?!拔掖┝诉@樣的衣服,就可以看出我的王國里哪些人不稱(chēng)職;我就可以辨別出哪些人是聰明人,哪些人是傻子。是的,我要叫他們馬上織出這樣的布來(lái)!”他付了許多現款給這兩個(gè)騙子,叫他們馬上開(kāi)始工作。
  他們擺出兩架織機來(lái),裝做是在工作的樣子,可是他們的織機上什么東西也沒(méi)有。他們接二連三地請求皇帝發(fā)一些最好的生絲和金子給他們。他們把這些東西都裝進(jìn)自己的腰包,卻假裝在那兩架空空的織機上忙碌地工作,一直忙到深夜。
  “我很想知道他們織布究竟織得怎樣了,”皇帝想。不過(guò),他立刻就想起了愚蠢的人或不稱(chēng)職的人是看不見(jiàn)這布的。他心里的確感到有些不大自在。他相信他自己是用不著(zhù)害怕的。雖然如此,他還是覺(jué)得先派一個(gè)人去看看比較妥當。全城的人都聽(tīng)說(shuō)過(guò)這種布料有一種奇異的力量,所以大家都很想趁這機會(huì )來(lái)測驗一下,看看他們的鄰人究竟有多笨,有多傻。
  “我要派誠實(shí)的老部長(cháng)到織工那兒去看看,”皇帝想?!爸挥兴芸闯鲞@布料是個(gè)什么樣子,因為他這個(gè)人很有頭腦,而且誰(shuí)也不像他那樣稱(chēng)職?!?
  因此這位善良的老部長(cháng)就到那兩個(gè)騙子的工作地點(diǎn)去。他們正在空空的織機上忙忙碌碌地工作著(zhù)。
  “這是怎么一回事兒?”老部長(cháng)想,把眼睛睜得有碗口那么大。
  “我什么東西也沒(méi)有看見(jiàn)!”但是他不敢把這句話(huà)說(shuō)出來(lái)。
  那兩個(gè)騙子請求他走近一點(diǎn),同時(shí)問(wèn)他,布的花紋是不是很美麗,色彩是不是很漂亮。他們指著(zhù)那兩架空空的織機。
  這位可憐的老大臣的眼睛越睜越大,可是他還是看不見(jiàn)什么東西,因為的確沒(méi)有什么東西可看。
  “我的老天爺!”他想?!半y道我是一個(gè)愚蠢的人嗎?我從來(lái)沒(méi)有懷疑過(guò)我自己。我決不能讓人知道這件事。難道我不稱(chēng)職嗎?——不成;我決不能讓人知道我看不見(jiàn)布料?!?
  “哎,您一點(diǎn)意見(jiàn)也沒(méi)有嗎?”一個(gè)正在織布的織工說(shuō)。
  “啊,美極了!真是美妙極了!”老大臣說(shuō)。他戴著(zhù)眼鏡仔細地看?!岸嗝疵赖幕y!多么美的色彩!是的,我將要呈報皇上說(shuō)我對于這布感到非常滿(mǎn)意?!?
  “嗯,我們聽(tīng)到您的話(huà)真高興,”兩個(gè)織工一起說(shuō)。他們把這些稀有的色彩和花紋描述了一番,還加上些名詞兒。這位老大臣注意地聽(tīng)著(zhù),以便回到皇帝那里去時(shí),可以照樣背得出來(lái)。事實(shí)上他也就這樣辦了。
  這兩個(gè)騙子又要了很多的錢(qián),更多的絲和金子,他們說(shuō)這是為了織布的需要。他們把這些東西全裝進(jìn)腰包里,連一根線(xiàn)也沒(méi)有放到織機上去。不過(guò)他們還是繼續在空空的機架上工作。
  過(guò)了不久,皇帝派了另一位誠實(shí)的官員去看看,布是不是很快就可以織好。他的運氣并不比頭一位大臣的好:他看了又看,但是那兩架空空的織機上什么也沒(méi)有,他什么東西也看不出來(lái)。
  “您看這段布美不美?”兩個(gè)騙子問(wèn)。他們指著(zhù)一些美麗的花紋,并且作了一些解釋。事實(shí)上什么花紋也沒(méi)有。


  “我并不愚蠢!”這位官員想?!斑@大概是因為我不配擔當現在這樣好的官職吧?這也真夠滑稽,但是我決不能讓人看出來(lái)!”因此他就把他完全沒(méi)有看見(jiàn)的布稱(chēng)贊了一番,同時(shí)對他們說(shuō),他非常喜歡這些美麗的顏色和巧妙的花紋?!笆堑?,那真是太美了,”他回去對皇帝說(shuō)。
  城里所有的人都在談?wù)撨@美麗的布料。
  當這布還在織的時(shí)候,皇帝就很想親自去看一次。他選了一群特別圈定的隨員——其中包括已經(jīng)去看過(guò)的那兩位誠實(shí)的大臣。這樣,他就到那兩個(gè)狡猾的騙子住的地方去。這兩個(gè)家伙正以全副精神織布,但是一根線(xiàn)的影子也看不見(jiàn)?!澳催@不漂亮嗎?”那兩位誠實(shí)的官員說(shuō)?!氨菹抡埧?,多么美麗的花紋!多么美麗的色彩!”他們指著(zhù)那架空空的織機,因為他們以為別人一定會(huì )看得見(jiàn)布料的。
  “這是怎么一回事兒呢?”皇帝心里想?!拔沂裁匆矝](méi)有看見(jiàn)!這真是荒唐!難道我是一個(gè)愚蠢的人嗎?難道我不配做皇帝嗎?這真是我從來(lái)沒(méi)有碰見(jiàn)過(guò)的一件最可怕的事情?!?
  “啊,它真是美極了!”皇帝說(shuō)?!拔冶硎臼值貪M(mǎn)意!”
  于是他點(diǎn)頭表示滿(mǎn)意。他裝做很仔細地看著(zhù)織機的樣子,因為他不愿意說(shuō)出他什么也沒(méi)有看見(jiàn)。跟他來(lái)的全體隨員也仔細地看了又看,可是他們也沒(méi)有看出更多的東西。不過(guò),他們也照著(zhù)皇帝的話(huà)說(shuō):“啊,真是美極了!”他們建議皇帝用這種新奇的、美麗的布料做成衣服,穿上這衣服親自去參加快要舉行的游行大典?!罢婷利?!真精致!真是好極了!”每人都隨聲附和著(zhù)。每人都有說(shuō)不出的快樂(lè )?;实圪n給騙子每人一個(gè)爵士的頭銜和一枚可以?huà)煸诩~扣洞上的勛章;并且還封他們?yōu)椤坝缚棊煛薄?
  第二天早晨游行大典就要舉行了。在頭天晚上,這兩個(gè)騙子整夜不睡,點(diǎn)起16支蠟燭。你可以看到他們是在趕夜工,要完成皇帝的新衣。他們裝做把布料從織機上取下來(lái)。他們用兩把大剪刀在空中裁了一陣子,同時(shí)又用沒(méi)有穿線(xiàn)的針縫了一通。最后,他們齊聲說(shuō):“請看!新衣服縫好了!”
  皇帝帶著(zhù)他的一群最高貴的騎士們親自到來(lái)了。這兩個(gè)騙子每人舉起一只手,好像他們拿著(zhù)一件什么東西似的。他們說(shuō):“請看吧,這是褲子,這是袍子!這是外衣!”等等?!斑@衣服輕柔得像蜘蛛網(wǎng)一樣:穿著(zhù)它的人會(huì )覺(jué)得好像身上沒(méi)有什么東西似的——這也正是這衣服的妙處?!?
  “一點(diǎn)也不錯,”所有的騎士們都說(shuō)??墒撬麄兪裁匆矝](méi)有看見(jiàn),因為實(shí)際上什么東西也沒(méi)有。
  “現在請皇上脫下衣服,”兩個(gè)騙子說(shuō),“我們要在這個(gè)大鏡子面前為陛下?lián)Q上新衣。
  皇帝把身上的衣服統統都脫光了。這兩個(gè)騙子裝做把他們剛才縫好的新衣服一件一件地交給他。他們在他的腰圍那兒弄了一陣子,好像是系上一件什么東西似的:這就是后裾(注:后裾(Slaebet)就是拖在禮服后面的很長(cháng)的一塊布;它是封建時(shí)代歐洲貴族的一種裝束。)?;实墼阽R子面前轉了轉身子,扭了扭腰肢。
  “上帝,這衣服多么合身??!式樣裁得多么好看??!”大家都說(shuō)?!岸嗝疵赖幕y!多么美的色彩!這真是一套貴重的衣服!”
  “大家已經(jīng)在外面把華蓋準備好了,只等陛下一出去,就可撐起來(lái)去游行!”典禮官說(shuō)。
  “對,我已經(jīng)穿好了,”皇帝說(shuō),“這衣服合我的身么?”于是他又在鏡子面前把身子轉動(dòng)了一下,因為他要叫大家看出他在認真地欣賞他美麗的服裝。那些將要托著(zhù)后裾的內臣們,都把手在地上東摸西摸,好像他們真的在拾其后裾似的。他們開(kāi)步走,手中托著(zhù)空氣——他們不敢讓人瞧出他們實(shí)在什么東西也沒(méi)有看見(jiàn)。
  這么著(zhù),皇帝就在那個(gè)富麗的華蓋下游行起來(lái)了。站在街上和窗子里的人都說(shuō):“乖乖,皇上的新裝真是漂亮!他上衣下面的后裾是多么美麗!衣服多么合身!”誰(shuí)也不愿意讓人知道自己看不見(jiàn)什么東西,因為這樣就會(huì )暴露自己不稱(chēng)職,或是太愚蠢?;实鬯械囊路膩?lái)沒(méi)有得到這樣普遍的稱(chēng)贊。
  “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沒(méi)有穿呀!”一個(gè)小孩子最后叫出聲來(lái)。
  “上帝喲,你聽(tīng)這個(gè)天真的聲音!”爸爸說(shuō)。于是大家把這孩子講的話(huà)私自低聲地傳播開(kāi)來(lái)。


  “他并沒(méi)有穿什么衣服!有一個(gè)小孩子說(shuō)他并沒(méi)有穿什么衣服呀!”
  “他實(shí)在是沒(méi)有穿什么衣服呀!”最后所有的老百姓都說(shuō)。
  皇帝有點(diǎn)兒發(fā)抖,因為他似乎覺(jué)得老百姓所講的話(huà)是對的。不過(guò)他自己心里卻這樣想:“我必須把這游行大典舉行完畢?!币虼怂麛[出一副更驕傲的神氣,他的內臣們跟在他后面走,手中托著(zhù)一個(gè)并不存在的后裾。
 ?。ǎ保福常纺辏?
  --------
  這篇故事寫(xiě)于1837年,和同年寫(xiě)的另一起童話(huà)《海的女兒》合成一本小集子出版。這時(shí)安徒生只有32歲,也就是他開(kāi)始創(chuàng )作童話(huà)后的第三年(他30歲時(shí)才開(kāi)始寫(xiě)童話(huà))。但從這篇童話(huà)中可以看出,安徒生對社會(huì )的觀(guān)察是多么深刻。他在這里揭露了以皇帝為首的統治階級是何等虛榮、鋪張浪費,而且最重要的是,何等愚蠢。騙子們看出了他們的特點(diǎn),就提出“凡是不稱(chēng)職的人或者愚蠢的人,都看不見(jiàn)這衣服?!彼麄儺斎豢床灰?jiàn),因為根本就沒(méi)有什么衣服。但是他們心虛,都怕人們發(fā)現他們既不稱(chēng)職,而又愚蠢,就異口同聲地稱(chēng)贊那不存在的衣服是如何美麗,穿在身上是如何漂亮,還要舉行一個(gè)游行大典,赤身露體,招搖過(guò)市,讓百姓都來(lái)欣賞和誦贊。不幸這個(gè)可笑的騙局,一到老百姓面前就被揭穿了?!盎实邸毕虏涣伺_,仍然要裝腔作勢,“必須把這游行大典舉行完畢”,而且“因此他還要擺出一副更驕傲的神氣”。這種弄虛作假但極愚蠢的統治者,大概在任何時(shí)代都會(huì )存在。因此這篇童話(huà)在任何時(shí)候也都具有現實(shí)意義。